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清风岛主的博客

春天有春天的美丽 秋天有秋天的风韵 美 不在眼中 而在心中

 
 
 

日志

 
 

巴图湾.梦之湾  

2010-07-20 16:22:10|  分类: 山水情(休闲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巴图湾.梦之湾 - 清风岛主 - 清风岛主的博客
 
       鄂尔多斯钓鱼协会的副秘书长康志岐先生来电话说,钓协组织部分会员到巴图湾甲鱼场住钓四天,约我参加。住钓四天!可不是么,大库钓鱼,住钓应该是最佳选择吧。只是我做梦都不会梦到。因为我只有双休,但每一个双休因为工作不一定都可以休的下来。尽管钓协组织的也属公务活动,但我还是回言,你们先去吧,我择机而行。

     巴图湾,本身就是一个著名的生态旅游区,为国家级水利风景区,国家AAA级景区。她以巴图湾水库、萨拉乌苏河套人遗址为依托,以黄土高原和毛乌素沙地为背景,挖掘山奇、水幽、沙美等自然景观和源远流长的历史文化底蕴,形成以蓝天绿地、金沙碧水、天然渔猎、溪流飞瀑和现代游乐为特色的具有塞外江南美景的北方旅游风景名胜。属黄河一级支流的无定河将雄浑坦荡沧桑厚重的黄土高原与毛乌素沙地平缓起伏、浩瀚无垠沙漠一分为二,构成黄土丘陵、湖泊水乡、大漠孤烟并存的独特景观。巴图湾水库一九七二年建成。长二十五公里,库容一点二亿立方米,控制流域面积三千四百多平方公里。清澈碧蓝的水库中有珍贵的野生中华鳖、大银鱼、鲫鱼、鲤鱼、草鱼、白条鱼等多种鱼类。在这样一个地方垂钓,可谓渔人梦想的天堂。
    的确,我曾得便或专程来这里挥竿多次,最长时间是来回两天,但也留下了许多快乐和美好的记忆。
    二零零五年八月第二次到巴图湾垂钓,是在上游五公里处。日前钓友在钓点帮我们打了老玉米。那天的钓程不足十小时,我使一把五米四手竿,两把两米五海竿。总擒获各色鱼等八十八尾。其中白条以三至五两居多,鲫最大半斤,鲤最大一点五斤。 有几个时段,下竿有鱼,双飞频频。而海竿几次出现一竿上三鱼的景况。有时手竿的鱼还没有摘下,海竿铃声便响了起来;摘海竿得鱼时,又见手竿的漂在点动——不是黑了下去,就是飘了上来;摘罢海竿,再提手竿,竟会有双飞上来。一位钓友干脆海竿不挂铃,甩出去,看线收鱼。只是没有和库中神物谋面。
    此后,在中上游渔场处,终于和大草见了一面。当时伊和、沙翁俩兄的手竿此起彼落,频频上鱼。小鲫白条往护中添得不亦乐乎。我的漂子却如定海神针。护中只有来此前在支流牧花沟钓得的两条三四斤重的草鱼。用的饵料是鱼饲料加李宏给的小药拌蜂蜜。不知过了多久,神针猛然下顿,提竿沉重。那鱼倒是乖巧,没两分钟便提到了岸边,看那脑袋,却是大草。这是我们这帮钓友第一次在巴图湾钓见的草鱼,都感到惊奇。但待钓友帮我装配鱼抄之际,那鱼一个摆尾掉头,切子线扬长而去......那鱼钩可是李宏来鄂时帮我们绑的无倒刺钩啊——可惜了得。
    倒是在有一年的开春,我确曾在牧花沟用海竿挂颗粒钓的一尾八斤多的大草。是我海竿单尾最高纪录,也是我学钓以来的单尾最高纪录......当然啦,钓鱼人不是唯鱼而渔的。我们在鱼之外还修炼着品行,收获着鱼获之外的更多......


                                                            二                                                    


    回想着巴图湾对我们的美好和我们对她未来的憧憬,此刻,我终于成行于去往巴图湾的路途,并约了沙翁一同前往。此前,钓协达会长和康先生一行十多人已经住钓半天一晚,副会长苍狼于日前下午也已抵达。
    下午一时左右,苍狼来电两次,问我们走到哪里了,他们要开饭啦。我们不知道他们这么晚才吃午饭,途中已经把饭定在了景区钓友小王的鲜百味小店。故请他们先吃。到达后先和他们在他们就餐的小店会面。他们说钓况不理想,海竿虽然打了许多玉米,片甲未见;手竿和小白条、小鲫鱼打了许多交道,竟让俩三个会员腻歪起来,后来干脆休息。
    转身去到小王的小店,我们向他咨询鱼情及用饵等情况。他说在旧渔场码头湾内,前不久他用商品饵曾钓出过五六斤的草鱼,也常见大鱼集群。当即我们决定让他带我们去那里。

巴图湾.梦之湾 - 清风岛主 - 清风岛主的博客东岸

 

巴图湾.梦之湾 - 清风岛主 - 清风岛主的博客北码头
 
这是一个废弃的港湾,大湾北对水电大坝和游艇码头,东岸上是景区饮食街。我们坐西朝东施钓。岸是黄土高坡,约有两三层楼高,只是没有那么立,但也下岸容易上岸艰难。好在岸上岸下绿树成荫,芳草遍地,倒也悠哉乐哉。沙翁居中占据了小王的老钓位;我测看地形后,位其北,处于大湾通向正库的尖角偏南侧;小王靠其南。三人所使手竿皆为五米四,我用的是天风超硬十八尺,挂三号主线。小王还打出了一把小海竿。钓点水深近四米。窝料为鱼饲料和粗玉米碴。饵料:主料为老鬼九一八野战加鱼饲料,以豆面粘合,又加了小药拌蜂蜜。沙翁还单开了专攻草鱼的饵料。小王用商品饵,具体不详。但不管什么饵,小白条小鲫鱼都闹腾的比不远处往来穿梭的汽艇都欢实,当然我们钓得也算欢实。只是从下午两点半守钓到晚上十一时,没有和传说中的鲤鱼、草鱼见面。倒是偶尔有三两左右的白条、鲫鱼给人增添着新的喜悦。期间,七十多岁的达会长想来和我们做伴儿,可在岸上看了看那陡坡,随即作罢。我们也不敢请他下来啊。苍狼倒是下来看了看,问鱼情看鱼获,和他们的甲鱼场钓况一样,也返去。并留话:钓到大鱼来电。你也知道了,那天我们不可能给他去电啦。给我们来电的是未能同来的伊和兄,几次向我和沙翁询问钓况。听得情形,他让我们到上游人烟稀少处钓。他说得很对,但在预定钓程短的情况下,已经不容我们再挪窝。况且我们既然选择、认定了这里,就应当殚精竭虑,先把这里搞清楚,力争搞好。


                                              三


    第二天四点,我和沙翁继续开战。因为小王昨天收竿时说过,四五点这里的鱼活跃。钓到对面的太阳火辣辣的时候,还是那白条小鲫在活跃。于是我对沙翁说,咱们是出来玩儿的,既然是玩儿,就不要伤着身体,到东岸或南岸阴凉处玩吧。这样沙翁到了东岸,我到了南岸。下竿,皆如故。期间,从南坡下来一群游玩的年轻小伙和姑娘,也有带鱼竿的,便在我和沙翁中间处钓着玩儿。我打开气垫,放到横在岸头的废弃的铁舟头上,开始纳凉假寐。约一小时,姑娘小伙从我的身边上坡去了,好像没有钓到鱼。我也起身,到西岸原钓位将从小王那里带来的十几斤老玉米分别打入三个钓位,虽然小王上午没来。看看十二点将到,便招呼还在垂钓的沙翁收工回小店吃饭。那小店的后面就可看到我们的钓场及至钓具。饭后,劝沙翁到旅店午休,当然我是一定要陪伴的啦。钓场中,一位初钓者用沙翁的手竿尽兴......


                                                      四


   “大梦谁先觉,平生我自知。草堂春睡足,窗外日迟迟。”这好像是三顾茅庐时诸葛亮梦醒后吟哦的。我俩没有睡到那么迟,三点,也就是十五点就起来了。喝口水,准备去钓场。此刻,那初钓者来电:中大鲤鱼啦,咋办?!我一边告诉沙翁一面回话:你慢慢遛着,我们马上下去。我俩急匆匆从草丛抄近路走去,近到东岸,没路,沙翁想一跃飞下,我说,你别开这样的玩笑。此刻对方又来电:鱼——跑啦。跑啦,沙翁听得,弯着腰,抖抖两手埋怨道:你瞎指挥,你怎么不让他用撒手绳!可也是。无论如何,此刻下岸钓鱼的要紧。俩人绕到南坡处,只见东天、南天阴云密布,西北天地风起云飞,活灵灵一个“山雨欲来风满楼”景象,用土话讲,就是屁是屎的头,风是雨的头。急下钓位,但见水上燕子乱飞,碧蓝的水面已是混沌一片,钓位家什呈狼籍状。我的座椅被刮到水中。再看北面游艇码头,红黄蓝绿不知什么物件直向南湾飞来,紧跟着的是两个飞艇,来取那物。我们赶紧收拾装备,赶在雨前好爬上南面的黄土高坡。收拾停当,细观天象,听得东南方向有闷雷声,东面似有雨,西北风大云薄。但西北接天连地有一片黄线。沙翁说,那不是冰雹线吧。我细看,好像是清空下透射得见的风尘。沙翁向东北方向九十公里处的旗府所地熟人打电话闻讯气候,对方说:晴空万里。我也向在甲鱼场垂钓的康先生去电,问他会不会下雨。他说,他们没带走一片云彩。奇了怪了,甲鱼场距我们这里也是一望可及,怎么说没有一丝云彩呢。再细问,他们已经转场,刚抵达二百公里开外的苦水沟。哈哈。

 

                                                           五


    俗话说“出门在家,主意自个儿拿。”我俩坐在干岸,期待风平浪静。因为“八十姥等不上东来雨。”我们五六十岁的人,恐怕也遇不到天象奇迹。此间,小王从他的后院看到我们收拾渔具,打来电话让我们到牧花沟垂钓,说那里风会小些。我俩无动于衷。
    将近五时,西方逐渐发亮,风浪也小了起来。于是重新再战。抽竿栓线支架杆,湿椅垫干袋。双钩挂霸王玉米粒,甩竿再挂失手绳。所谓一气呵成后,将粗玉米碴和饵料盆里的剩饵相拌,打入我的钓点三团,给了沙翁两团。他准备不支架不坐椅简钓。这时,小王也下岸来到了钓场。我又重开了新饵,小王拿走部分,其余置放身边待用。这时才顾得看我的调四钓四漂了。看着看着那漂尽然上下动了起来,再看就开始下沉了。提竿中的,手感沉重,疑似大鲫鱼。撑竿回线,见有漩涡。那鱼倒是配合,随着我的站起,它也浮出水面——哪里是大鲫,分明是大草!我赶紧向左侧开阔处遛去。钓友们似乎激动起来,只听得说:快操抄。说时迟那时快,再看小王已经拿着鱼抄向我处奔袭而来,说,向岸边拉!我懵懂着随着他的意,把鱼撑回岸边。他猛然下抄,那折叠抄却在这紧要关头折叠起来。我看即使它不折叠,也抄不了这大草,只能抄到这个鱼的头和小半身。就在鱼抄折叠之际,那鱼挺身切子线逃去。我的主线和单钩弹到了身后的树梢......
    回到钓位,所带称意鱼钩用完。便向沙翁求得一副九号小钩。还是挂霸王玉米粒抛出。这大鱼可遇不可求么?不足两分钟,鱼又咬钩,情形和前次一样——扬竿再中!和前次不一样的是,我的心情激动起来,和鱼见了一面之后,再就不敢看那鱼。我依然撑竿向左侧将鱼带出湾角,引向正库。沙翁说,要遛三十分钟。我想的确应该长一些。我一直举竿控制着鱼,一个回合下来,心已跳到嗓子眼,口有些发干,需要水——求助沙翁,让他帮我来遛遛。他说他还在上鱼——上什么鱼啊?!后来得知,上了一条四两鲤鱼,也是本钓程唯一的一条鲤鱼。就这样,我又硬撑了两个回合,期间手机也响了两次。我决定不再遛了,我与竿、线、鱼平衡着力道,将鱼撑向浅岸。一直在旁边观战的小王见机下水,从我的对面鱼的后面顺势用双手将那大物托向岸上。小王立马摘钩,我说离岸远些再摘,他说没事。当他抱着鱼入护后,我的心情稍许平复。
    坐在三个钓位后面的高台上,打开矿泉水瓶,成就感悠然而生。这时想起看那电话,原来是伊和兄打来的。随即回复:我钓到十五斤重的大草鱼啦,你打电话,我正在遛鱼......他可能以为我还在遛鱼,便挂线。我再次接通,说已经得手云云——猛听沙翁高喊:中啦!我即向伊和直播:现在沙翁也中大鱼了,正在遛鱼......
    现在沙翁用的是喜钓郎超硬七米长枪,三号线九号钩,麝香玉米粒。但见沙翁一似那达慕上蒙古族箭手开弓,长枪宛如满月,将鱼引过我的钓位,向我遛鱼的地段走去。也是一个回合,沙翁向我求助。我说我的心刚回到原位,又叫你给提了起来,况且胳膊还在发酸。于是他让给了小王。小王没遛一个回合,就将鱼撑向岸边。沙翁学着小王先前的样子,下水托鱼,扑空,人跪倒水地——再听小王说:还有。沙翁起来,再次接竿控鱼,并二次把鱼撑回,小王再次下水——又一条大草就这样得手。目测十二斤左右,破沙翁垂钓记录。
   当两条鱼并排在我们的鱼护喘息的时候,沙翁说:咱们的鱼护小了吧?可不是么,每一条都占到鱼护的多半啦。我说:咱不可能钓个十条八条吧——只听沙翁又喊:又中啦......
    落日的余晖映照在巴图湾斑斓的水面和墨绿的旷野,五彩的云霞涂抹着渔人梦的港湾。
    2010.7.20草就

 

巴图湾.梦之湾 - 清风岛主 - 清风岛主的博客
 
巴图湾.梦之湾 - 清风岛主 - 清风岛主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213)|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