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清风岛主的博客

春天有春天的美丽 秋天有秋天的风韵 美 不在眼中 而在心中

 
 
 

日志

 
 

听来的故事(一至四)  

2008-09-02 20:36:39|  分类: 五味斋(散文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喜欢听故事。不论其来自民间还是书本。有些故事一听了之,有些则留在记忆中,不因时光而磨灭。

好像听过这样的话:能流传下来的便是好东西。我认同。当然肯定还有许多好东西没有能够流传下来,那是因为天灾人祸。如焚书坑儒、火烧圆明园、日寇侵略、文化大革命······天灾就不列举了罢。

那么我听来的并且留在记忆中的故事是否也是好东西了呢?

一、白字先生

两个秀才进京赶考,路遇文庙。之所以说是文庙,是因为那庙的门厅上挂有一匾,上书“文庙”,只是那庙字是繁体字。就听秀才甲说:咱们进这个文朝拜一拜······秀才乙一愣:那分明是丈庙,怎么你······读他文朝呢?

人间从未有丈庙······

世上何曾建文朝!

看来一时半会儿相持不下,即使口干舌燥。

看看对面来了一个道人。二人争先恐后,不约而同地求证于道人——

道人看看那匾,摇头道:

文朝丈庙两相疑

老道只管去化齐

我又不是孔天了

请你去问苏东皮

二人即刻坠入五里云······

笔者有言:本人笔下口头常有白字出现,故应以此为鉴。另毫无辱没圣贤之意。想来圣贤也绝无让弟子们长此以往之意。

2008·9·2晚

二、三个女婿

《三个女婿》听过好多版本,记得还算完全的是这一个:

岳父过寿,三个女婿当然得来祝寿。席间,岳父想乐和一下,同时想进一步考察考察女婿们的长进,便提议:老父出题,你们作答,答不出的得喝酒一杯。大二女婿踌躇满志,亟待丈人下文。三女婿则呈愁眉苦脸,坐立不安,抓耳挠腮状。只听岳父道:天上飞着什么,地下卧着什么,后面跟着什么,三句话都要押韵,请对——

听罢,二女婿看看三连襟,对大连襟拱手道:恭请姐夫!

大女婿也看看三女婿道:老三承让!便开言——天上飞着鸳鸯,地下卧着绵羊,后面跟着姑娘!

二女婿接口道:天上飞着斑鸠,地上卧着犍牛,后面跟着丫头!

老丈人听着听着,频频点头,感觉两家过得都不错,高兴得合不拢嘴。再看三女婿,脸已经憋得像醋葫芦了。就听憋出一句:天上······飞的个蛋······

席面上,有的笑翻,有的喷饭,有的替他着急,有的揶揄:那地上呢?

“地上卧的个虎!”

“后面总该跟个······那什么吧!”

“后面跟的是我那二小子······么······”

话音未落,大二女婿早已端定两杯酒,就差立马给老三灌了。

只见三女婿那蒲扇般的大手,一面架开大女婿的酒,一面攥紧二女婿的胳膀:慢来,我还没有说完——我的蛋——

蛋打鸳鸯捎斑鸠,

虎吃绵羊带犍牛,

二小子娶了姑娘和丫头!

2008·9·3

 三、下大雪了

倘若你看到我的相片,你会知道我的性格么?倘若你看到许多人的相片,你会知道他们每一个人的性格么?如果有人会知道,那么,他就是传说中的“大师”了。可惜的是这样的人我还没有见到,也不大愿意见到。

然而,文学艺术作品中的“脸谱化”我却见过不少。《三国演义》中我看到过张飞,《水浒传》中又见到了李逵,感觉他们的样子差不多。后来在电影等艺术作品中又见识了扮演反派人物的葛存壮以及胡汉山、胡传魁等等。在“革命样板戏”里又出现了“高大全”。而京剧里的人物则完全是脸谱式的。

现实生活却不是这样简单,好人与坏人、忠臣与奸臣是不能凭他们的相貌而作定论的。如果可以,许多事情就好办许多了。比如,你看到一个小白脸,你就会认定他是奸臣?尖嘴猴腮的不一定是娄阿鼠,满面春风的都是白骨精么?看来“脸谱化”害人不浅。还是察其言,观其行的好——作品中人物对待事物的独特语言和独特行动行为。

下面交流一下四个人的语言:

甲、大雪纷纷满地

乙、都是官家瑞气

丙、下它三年何妨

丁、放你娘的狗屁

这四句话也是我听来的。说得是,在一个大雪漫天的冬日,老天把四个不同身份的人聚集到一个破庙避雪。要是平时,他们真还难得相聚呢。看到片片梨花,纷纷柳絮,甲虽寒酸,竟也叫他不禁吟哦:大雪纷纷满地······乙不会让甲占尽风骚,一揽无余地接道:都是官家瑞气。丙虽受困于庙,但所备粮草看来厚盛:下它三年何妨?丁呢,寒风刺骨,满心凄凉,后店早已过,前村巴不及,还让“纷纷”还是“瑞气”还要“三年”——三刻也难耐下去了——真是尽在放屁!

这个故事虽然来自民间,但透过四人对同一场景不同的语言表达,我们是否可以感受到他们的不同身份、生存状况以及由此带来的不同感受了呢?文学艺术作品中的人物讲究“这一个”,人物的语言就是“这一个”的语言。正所谓: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2008·9·3晚

 

四、贫穷与富有

 

 有一个贫穷人家的孩子,十分好学,属于头悬梁锥刺股的那种。

一个富有的人听说后,很想去见识一下。

这日,富人来到穷人家。见那孩子正和母亲在场院劳作,分拣野菜。野菜旁边有破旧的书,破旧的书旁有一方平整的沙土,沙土上有字迹······

孩子首先看到身着长袍马褂的陌生人走来,便说:一朵莲花就地开,恐怕外面有人来。

母亲听得,赶紧站起,把破衣烂衫整理了一下,把该遮挡的地方设法遮挡起来。

长袍马褂也听到了孩子的话。只是他问:令尊呢?

上山和道长下棋去了。

何时归来?

得胜便回,如败或许博弈通宵亦未可知。

府上牛马成群吧?

我父承掌,小儿一概不知。

······

长袍马褂回到府上,把那孩子给他的宝贝儿子大大地夸奖了几回。那宝贝是听一次不服一次:就那点儿本事,谁不会来着?!

过了几天,长袍马褂约请穷孩子的令尊到他府上考察他的宝贝。

隔两日,穷孩子的令尊来到贵府,见宝贝独自在凉亭下逗蛐蛐。便问:老夫人呢?

宝贝头不待抬地说:上山和老和尚下棋去了,(?)说棋胜就回来,棋败就和那厮交战天明!

那,少奶奶在么?

我父承掌,爷不知!

听这厮浑话连篇,其母急急不知从何处钻了出来,未及打话,便立马撕破裤腰。

宝贝见此情景,台词早已丢掉九霄云外,激出一句:看你······

少小时听这个故事,那“看你”后面还有两个字。另外,其母还和宝贝有一句对话。因皆粗俗,故不和盘托出。也不效仿贾平凹先生,写些口口口口口来替代了。恕我赘述的是,这应该是一个个例。不过,“贫穷与富有”倒是值得好好理论理论、思考思考。

2008·9·5-6

 

 

 

 

 

 

 

 

 

 

  评论这张
 
阅读(149)|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