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清风岛主的博客

春天有春天的美丽 秋天有秋天的风韵 美 不在眼中 而在心中

 
 
 

日志

 
 

三换演义(一)  

2008-06-06 10:01:13|  分类: 台灯下(小说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您可看好了,是《三换演义》,不是《三国演义》。我这里是从来不抄书的。当然,有关三换的故事,版本很多,这应该是其中之一。

 

三换第一次到比较大的城市。

晚上,在旅馆,电灯刺眼,睡不着。

尽管在他很小很小的时候就听大人们畅想过未来——楼上楼下电灯电话——可是他已经娶过老婆的现在,还不知道怎么关电灯。用手扇,扇不熄;用嘴吹,吹不灭······拿手捏,烫。

上床,用被子蒙住脑袋,憋闷中灵机一动——立马脱掉白色的大裤衩子,把灯泡裹起。

不管用,还透光。

于是,一发狠,索性把他那黑棉裤也绑了上去。这下好了,他安然酣睡······

夜半是要起夜的。可是,这个客房没有卫生间。他不敢随地大小便——

就在当天白天,在大街的摊部,他吃喝了许多以前没有吃喝过的东西。其中连皮带肉吃了两只香蕉、四只猕猴桃······摊主对他说,这些水果是要去皮吃的。他有些愣怔,有些不好意思,可硬着头皮回复:你知道我带皮吃治甚病了!接着又把三颗橘子连皮吃了下去······于是尿紧,不识W.C,就在大街上开跑,惊动了许多人。三跑两跑,跑到了一个比较僻静的地界,解开裤带解决问题。问题没解决一半,听到身后有大动静,拧头,见带袖章的老太太在不远处喊他。出门时他就得到信息,城里不比野外,是不能随地大小便的,随便是要罚款的。他立马收拾,立马把草帽拿下盖在尿迹上,似乎是用三四只手同时干的。老太太赶过来问他跑什么,蹲下干什么?他说:逮鸟,逮我带来的翠鸟——可叫我给逮住了!在那里?草帽底下。我看看。啊呀,动不得,又跑呀,金贵的很呐——他架起胳膀护着。这时候,过来些年轻人,就把他推开——终于露了馅儿。罚款五元!他掏出十元,说:别找了,叫我把那半截尿尿完哇······

看这个倒霉!他拉来上衣,裹在腰上,开门赤脚向走廊里的厕所(不是W.C)跑去。

回来后,门开不开了。那是一种弹簧门,开开以后会自动关锁的,比较先进。

他没有办法,只好再折回厕所,探出头,压低嗓门喊:服务员——开门来;服务员——开门······

叫了几声,看见一个女服务员睡眼惺忪地出来,他就把头缩了回去。服务员看了半天,不知声音从何而来,又没了动静,就回去了。

他又探出头来,压低嗓门喊:服务员······

如此再四······那可是个冬天啊!

三更半夜,服务员敢怕听到了鬼叫。反正最后是保安解救了三换。

三换可是个好人,只是人们把好多故事都安装到他的头上了。

 

 

既然如此,那我就再说一段——的确,三换在我们村算一个走南闯北,见多识广的名人。他经常去纳林和沙圪堵。纳林是一个老集镇,初五、十五、二十五,逢五有集;沙圪堵是我们旗(县)过去的旗府所在地。

我们听说,北京、天津是大城市。我们就气三换,北京天津你去过吗?好像他不知道这两个城市?他说,纳林沙圪堵走得都不想走了,还去天北二京作甚?沙圪堵就够大的啦!你们听说过没有?世界上有三大都——首都、成都、沙圪堵!世界上还有三大湾——海湾、台湾、薛家湾!最近我常走薛家湾······

薛家湾是我们现在的旗府所在地。

他把我们说的一愣一愣的。不过,经他这么一说,我们也感觉到我们生活在这里很自豪······

可不是么!最近库布其沙漠的东头,我们的大路镇又开始建设煤化工基地了,落地的都是亿元以上的大项目,以下的——白拜。三换又说,你们不知到吧,世界上还有“三大!”

哪三大?

——大连,大阪和大路!

 

 

 三换对比较大的城市的城里人有偏见,说他们小气,不憨厚。他说,上次到包克图市看他弟弟——是他弟弟成家后,他第一次上门。他是中午才到的。弟弟不在。弟妻招待他。弟妻是城里人。

他独自在餐厅坐着,越坐越麻烦。就喊弟妻,有甚吃的了?!弟妻闻声从厨房过来,乍起两只和面的手,说,早不知道三哥来,我的裤兜里只有一点炒麻籽,还是你们捎来的......

麻,麻鞋的麻,一团乱麻的麻。麻是一种油料作物。沤制过的麻秆的径皮,可作套车套犁的麻绳和纳家作鞋鞋底的麻线;籽可榨油也可闲来炒熟嗑着吃,就像嗑瓜子一样。我们乡下有这么一句话,闲嗑麻籽。意思是闲聊,侃大山,摆龙门阵......

这个时候,三换的弟妻忙着做饭,只有三换干坐着,正好从事真正意义上的闲嗑麻籽。

三换从弟妻凑过来的斜开口的裤兜掏了一把,丧气地说,哪有麻籽嘞,尽麻团!弟妻脸上有些挂不住,转身回到厨房。不一会儿,端来一小盆热水,一块香皂和毛巾,说要开饭了。就回厨房收拾去了。

三换把这三样东西看过来看过去,半天也没明白怎么下手——听说外地有的人家吃饭前,有先喝汤的习惯,可弟妻端来的那盆汤,一点油花花一片菜叶叶都不漂着;再说那手巾,显然是不能吃的,况且一块猪骨头一块羊骨头都没有啃,揩什么手!就看“那块”了——他拿起来,闻到了香味;啃了一口,感觉和家里的胰子口感差不多。于是气不打一处来,就朝厨房喊:这里不好住,我走了,你忙哇!

当弟妻随声端出一盘炖肉一盘馒头的时候,三换已经不知了去向——

 

 

我们曾经听到过这么一句话,不热爱家乡的人,他还会爱国吗?

我们这里是丘陵沟壑山区,地形地貌就像猫抓了一样,不过地下的宝贝有很多很多。但不管咋样,我们世世代代都热爱这里,就像热爱我们的生命。有沿河的人不喜欢我们这里,常说他们那里一马平川,比我们这里大。后来,有人对三换又说起这种话,三换就听的不入耳:你们那里还能算个大?咱暂且不说大连,大阪和大路,咱就说这些山和沟,就是比你们那里大,如若不信,你把我们这块地方抻开揪展,再铺盖在你们那个地方,比一比,看到底哪个大!

 

2008·6·6

 

不知道大家发现没有,三换第一次到比较大的城市是在冬天,他穿着黑棉裤,戴着草帽。这不是我瞎掰,而是有据可查的。有文化的人曾经给我们传授,苏东坡就那样打扮过——当时苏先生从北往南走,碰到对面来了一个人。这人看他这副打扮,就奚落他:穿冬衣戴夏帽糊涂春秋。苏先生的回应是:从南来往北走不是东西!

三换是否也知道这一段,是否在效仿高人,在下不得而知。只知道他小时候家贫,加上那时候我们山区闭塞,他是没能念几年书的。所以他看不懂WC。但这并不能说他傻。就拿他用棉裤裹灯泡草帽盖尿迹和许多短而精的概括性的语言来看......难道他不具有创新性么。由此往回想,农村的落后,泯灭了多少天才。

 

2008.6.7

你爱听来我爱唱

咱们两个的心事都一样

既然唱到这个份儿上了,咱就接着往下唱。不过,不要门缝里看人,把三换瞧扁了!我说的大部分是三换从前的事。我们对事物应该历史的看待。

三换终于要到大城市天津了,而且必须尽快到达。

他请教刚上初中的儿子:甚能一天一夜赶到天津?

子曰,也就是儿子说:牛车不如驴车快;驴车不如马车快;马车不如自行车快;自行车不如摩托车快······

三换:废话!

儿子加快了语速:摩托车不如汽车快汽车不如火车快火车不如飞机快飞机不如导弹快导弹不如电报快电报不如电话快······

三换:好!好了!大大(爸爸)就坐电话去!

可想而知,三换既不是坐电话去的,也不是坐飞机去的,因为那时我们这里还没有正儿八经的飞机场,而是先坐拉煤的大卡车然后坐火车去的。当然,他从此知道了电话,电报是不能坐的,导弹也是不能直接坐的。他的知识在与时俱进。

三换是第一次坐火车。火车刚出站的时候,慢条斯理地走着,而且咔噔咔噔地响得闹心。他就想起了老早以前走西口的两句民歌:二饼子牛哎车慢悠悠,甚会儿才能到西包头......他就有点埋怨儿子学问不到家。及待再次放眼窗外,远处的村庄在移动,近处的楼群在后撤,路基外的花草树木电线杆子和后生闺女媳妇们——没等眨眼就看不见啦。三换虽然没有感觉到天旋地转,但也痛快地拍了两下大腿:把他的,把他的——爬着走就这么快,要是站起来跑不就和飞一样么!谁敢坐呀!

 

2008.6.10晚上

 

 天津的高楼是有电梯的。三换第一次见到这玩意儿。他站在离电梯不远不近处看了半天,想不通——怎么进去男的,出来是女的?进去老太太,出来就变成了美少女······啦?

 他不敢进去,但很后悔——

下次一定要把老婆带来!

       2008·7·11

 

 

 

 

 

  评论这张
 
阅读(142)| 评论(2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