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清风岛主的博客

春天有春天的美丽 秋天有秋天的风韵 美 不在眼中 而在心中

 
 
 

日志

 
 

《踏歌行》后记  

2008-05-29 15:58:59|  分类: 五味斋(散文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题记:2008年5月29日下午,《踏歌行》从阴山下,有鹿的地方,南渡黄河,踏歌归来······

 

 

 

《踏歌行》是我的文学作品集《牧野清风》(2001年4月内蒙古人民出版社出版)、《清风岛》(2005年12月远方出版社出版)的姊妹篇。这些文字之所以称为“文学作品”,是因为有别于我的其他文字。我曾从事秘书工作近二十年,又在部门负责十多年。期间所写、所改文稿可谓“堆积如山”,就论文而言也早能积集成册了。有别于此,我不得不把此外所集的这些文字称为“文学作品”。至于是否可戴文学的桂冠,是否有戴“高帽子”之嫌,权且不能顾及了。

 但不论其档次如何,品位自信是纯正的,情感自信是纯真的。只是文中体现的观点仅为一孔之见,需要读者“批判地吸收”。如果有些许光彩,那本就是我的初衷——我多么愿意与你分享!以下也一样:

  一、关于垂钓及其文字。垂钓与人类相伴。骨制鱼钩见诸于大约六千年前的仰韶文化。我们内蒙古自治区包头市的阿善遗址,也发现了许多骨制鱼钩。垂钓文学伴生于垂钓。《诗经·卫风》中出现了“籊籊竹竿,以钓于淇”的诗句。“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更是闻名遐尔。但据记载比他还早的钓者则是古帝舜和周穆王。唐代杰出诗人李白、杜甫都是钓鱼爱好者,他们把对垂钓的感受融注于诗歌之中,使后人分享他们的快乐。李白在《行路难》中写出“闲来垂钓碧溪上,忽复乘舟白日边”的佳句;杜甫在《江村》中写道:“清江一曲抱村流,长夏江村事事幽。自去自来梁上燕,相亲相近水中鸥。老妻划纸作棋局,稚子敲针作钓钩。”淡淡数笔,生动地再现了唐代一个小渔村的生活图景。 我国是一个幅员辽阔,资源丰富,历史悠久的文明古国。高雅古朴的垂钓活动作为我们古老文明的一个小小侧面伴随著祖国的历史延续下来,历数千年而不衰。古代和近代的垂钓大都是为了获取食物。今天,垂钓已经风靡世界。已经演变为竞技体育的一个项目和休闲体育活动。这项有益于身心健康的体育活动也越来越受到人们的青睐,发展形势十分喜人。而围绕垂钓的相关产业也蓬勃兴起,如火如荼,且涵盖一产、二产、三产。相关产业,小的只经营一方鱼池,大的有专营的企业集团。

  我出生于50年代中期,成长劳作于黄河之滨的鱼米之乡。学习垂钓则是在本世纪初年,偷闲为之。以强身健体,自娱自乐。乘兴也写下一些有关渔事的篇什。同时奢望能够推进当地渔事的发展。还要表白的是,我是凡人,具备喜怒哀乐的人之常情,且忠厚善良。工作和日常生活中有时也会感受到烦恼、压抑、无奈、凄苦乃至无助······这些都需要排遣。而垂钓于我,不失为一项良好的调节心情的有益活动。   

二、关于爱情文字。包括以上一段,这两个题目都很大。我只是围绕我的作品述说一二。《诗经》的第一篇《关雎》,就是描写男子追求女子的民间情歌。后来人们说:爱情是文学永恒的主题。我不反对并且在沿袭。所以陆续写下了一些“情歌”。这里要说的是,当我写他们的时候是有具像的,但当你读或者听的时候就不一定要问我那个具像是谁了。因为我也说不清楚是哪一个。他们可以是我的父母、妻儿和兄弟姊妹;也可以是我的故乡、祖国和人类赖以生存的地球;也可以是我孜孜追求的一切美好事物!白居易的《长恨歌》有句云: 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如果喜欢乌纱帽,可以用这两句来对它述说;如果喜欢孔方兄,也可以用这两句来对它表白;追求崇高的事业,当然可以借情歌而表达。

  三、其他。集子收入的文章主要是二零零五年十一月至二零零八年三月所写。大部分已见诸于我的自助网站和博客,小部分发表于报刊。编排以成稿时间为序,这样的做法始于《清风岛》。好像日记,可见心路。文种杂七杂八,又杂乱无章,但皆为有感而发,绝非无病呻吟。内有七五言诗,不合律,不能称律诗。在做文章中,我不能够“带着铁链跳舞”,补白的书法亦然。我羡慕中规中矩又运用自如的大家。全部文字都是我自己在键盘上慢慢打出的,她是我心田的粒粒子实,我珍爱。

  然而,我的《牧野清风》在我不知情更没有授权的情况下,已被盗为电子图书在互联网上销售。这是在二零零七年三月的一天,我有意无意在《百度》输入《牧野清风》等字样,经点击查到的。现在再查,他们依然堂而皇之地在那里等着收钱。为此,我曾做过追查的努力,而真正得到“维权”,目前尚力所不及。《清风岛》是否也已被“盗”,《踏歌行》是否还将被“盗”,不得而知。

  感谢在百忙中帮我校改小书的老同事王新刚先生、文友王振荣、王静友先生和表弟晓亮;感谢出版社和责任编辑、封面设计师。我不敢称这本小书为锦缎,但我要衷心地说:他们使我的小书“蓬荜生辉”!  

           2008年3月4日——23日于清风岛

 

内彩之两页:

 

  评论这张
 
阅读(111)|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