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清风岛主的博客

春天有春天的美丽 秋天有秋天的风韵 美 不在眼中 而在心中

 
 
 

日志

 
 

点 靓 沙 漠  

2008-04-02 11:39:11|  分类: 五味斋(散文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在库布其沙漠和毛乌素沙地跋涉,有时会留下淡淡的脚印,那是最惬意的时候了。更多的感受是艰难,连脚印都不会留下。因为沙子已经没膝,得爬着走出,或者大风、大风雪不允许留下印痕,而我无处躲藏,必须加紧前行。当绕不过那近乎立体的沙坡,我只能直面去翻越,所以只能在无数次倒退中前进,在不断下滑中上升。轻装尚且艰难,更何况经常要负重。
       沙漠中也有美的风景。且不说赏玩鸣沙山,那得有逸致闲情。就这样一路走去,遇沙峰,跨沙谷,见沙的月牙,沙的水纹,沙的奇妙的流线,沙的千姿百态的动物和那一望无垠的沙的大浪。在炎炎烈日下的沙地上,亦能看到蒸腾闪动的水波,甚至海市蜃楼。可望而不可及。没有身临其境的人,也曾看到过“大漠驼铃”或者听到过“雁落平沙”吧。这些,仅仅是大自然的“杰作”吗?不论如何,它们对于我只是千年背负的沉重。因为我是大漠人。大漠给予我的,不是闲来赏玩的东西,而是埋没的房屋,荒弃的田园,退化的草场,不断缩小的生存空间,以至有人在其间迷失——当然,它还给过我些许聊以充饥的沙米、沙芥、沙葱,再就是我对它的不屈和忠贞不渝的热爱!
       我在沙漠中跋涉,但我不是沙漠中匆匆的过客。少年时因为贫穷,我曾在沙地挖过甘草,每一次仅可获取几毛钱,而破坏的代价又是多少呢?我也曾为沙漠披过绿装,年复一年随大人或老师们种植树木,那是早年的事了。现在,我又是什么?难道仅仅是张扬鄂尔多斯的沙尘刮到了什么什么地方, 甚至日本国的说客吗?当然参加工作以来,也曾栽过一次树,那是20多年前一个春天的日子,天气非常冷,我浑身是劲,干得很畅快,拿锹在前面挖树坑,遥遥领先。有同志问,你挖那么快干甚?意思是让我与大家相随着点,不必太突出。我只回答,天冷。现在,那片荒漠已变成了松树林。后来也参加过一些植树活动,但想起来总不是滋味。植过的地方第二年开春松树已经泛绿,但第三年第四年,那树地已经变成“楼林”了;还有的地方是,今年我们植此树,明年我们奉命拔掉,又植彼树,后年却又插足“第三者”了。类似这些,我就不敢恭维自己是在植树造林了……
      我依然在沙漠中跋涉,艰难地跋涉。“足蒸暑土气,背灼炎天光”, 疲乏、干渴、难耐,近乎于绝望——
       我渴望绿色的风。即使它冷得刺骨。
       我渴望凛冽的甘泉。即使它有些浑浊。
       难道,这,都是非分之想吗?
       那么,就挖地三尺,五尺,或者一丈吧!总会有湿地,就让我贪婪地坐一坐,嚼一嚼那泥土吧……
      终于,我爬上了沙坡的顶部。未及站立,我发现了一双像打开的扇面一样的脚和立着的锹头。顺着锹把,有布满血痂的手,过了时的花格子衣裳,龟裂的嘴唇,太阳色中透着血的脸颊,闪闪的睫毛,亮亮的眼睛……
      我俯伏在地。因为我在瀚海中见到了天仙,她刚刚战罢沙魔,与我不期而遇。
      我满含热泪。因为我见到了大漠的上帝,她就是命运的主宰——
      不,天仙和上帝是虚无飘渺的,我见到的就是我心仪已久的经过涅槃的绿色火凤凰,她手持绿色的火炬,要把整个沙漠点燃。我分明看见,在她的身后,有生机盎然的绿洲,宛如仙境的天鹅湖,千年不倒的胡杨树——耀眼的绿色,随着她的身影在涌动、蔓延……
      然而,不管我怎样描绘,她只告诉我,她是祖祖辈辈就居住在这里的一位普普通通的村姑。要么,就叫我沙柳,或者沙打旺吧。
       她给予我生命之水。还告诉了我她的先辈:
      公格五字,蒙古族,1882年生。自幼在家门前栽杨插柳。曾被选任为新庙东独瓜大喇嘛。1953年71岁的他先后徒步到山西苛岚、陕西大革占,往返1500华里,担回槟子、海棠等树苗。途中肩磨破,腿跑肿,还把衣裳脱下弄湿盖在树苗上。这年他带领喇嘛们植树5171株,点种桃杏、文冠果二升,插种沙蒿、柠条10亩……
       马世通,1903年生,1947在达拉特旗盐店乡召沟村开始搞小流域治理。到1949年秋,澄出梯田100多亩,种杨树50多亩,还引种樱桃成功。1952年出席了内蒙古自治区劳模大会。1962年他已植树400亩,推动全乡植树2500亩。1966年“文化大革命”一开始,他变成“恶霸地主”、“反革命分子”,被撤掉了劳模名誉。1967年3月27日病逝。
       沙木腾,蒙古族,1914年生,鄂托克旗牧民。1975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是第五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从1961年开始种树。当年他从林场买回100株杨树苗和一些旱柳、红柳,因为没有造林育苗的技术,第二年只活了一株。秋天又栽树600株,在技术人员指导下,全部成活。到去逝前的25年内,他共种杨、柳、榆、杏、桃、苹果、洋槐等10多个品种,3万多株,沙柳45亩,绿化荒沙15000亩。
       徐治民,1914年生。1957年被评为内蒙古自治区营林模范;七次出席内蒙古自治区农牧林水先进生产者代表大会;一次出席全国社会主义建设先进生产者代表大会。是全国劳动模范,受到过毛泽东主席、周恩来总理的接见。也是第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1964年加入中国共产党。他带领群众造林6500多亩,植树地曾是:风沙曾湮没村庄,人们忍痛离开过祖居的家园,一个叫园子塔拉的地方。位置在库布其沙漠中段。现在那里已经万木葱茏……
       先辈们还有:苏巴音、谷起祥、刘茂桐、陈官柱、倪驼羔、王玉珊——这些“功在当代,利在子孙”为点靓沙漠而奉献生命的人们。

          2001年12月23日草,  12月30日打出,2004年4月27日鄂尔多斯日报发表

  评论这张
 
阅读(70)|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