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清风岛主的博客

春天有春天的美丽 秋天有秋天的风韵 美 不在眼中 而在心中

 
 
 

日志

 
 

七月中·风雨夜  

2007-12-02 09:25:36|  分类: 山水情(休闲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钓友东东  

        东东是个热心人。热心人的朋友应该会多。
        8月24日(农历7月12)快下班时,东东约我再到他的“老地方”榆林中营盘水库住钓。隔一个双休没有去了,想来他有些技痒,也爪到了我的痒处。可是因为我家领导身体稍有不适,我不能无关她的痛痒。便告诉东东:我明天去。并把渔具捎在了他们的车上。于是他们一行三人风也似地飞奔去了。
        第二天7点,我从家里提了一条羊前胛,搭钓友伊和兄的车,开赴那营盘。下得库来,只见他们在东岸布阵。直叫人皱眉:东岸多浅滩,且游人多,离游艇的码头又近。耍海竿没问题,玩手竿就差劲多了。
 

七月中·风雨夜 - 清风岛主 - 清风岛主的博客

七月中·风雨夜 - 清风岛主 - 清风岛主的博客

“不是说好到西岸的嘛。”
        “红红说,这里水也深。我就给你们打了两个窝子,我用手竿钓到4点,钓了几条鲫鱼啦。”看他补窝近一夜,快9点了还没有吃早饭。我们只有感动地分别坐在了钓位。
        红红是库上的工友,也是东东的铁干哥们儿。这哥们儿的结交最多也就是4年的事。因为我们东胜的钓友到榆林中营盘水库垂钓也就是三五年的事。在大批钓友中惟有东东与另一个钓友小三和红红们相处甚好。东东们来到库上,红红们就会聚来。一起在库边野餐,有时喝酒到半夜。东胜有什么代办的东东们也会为他们尽力。有时红红们还会到东胜住个三五天,当然是东东们安排一切了。红红还年轻,可不知为什么上牙全没了,那假牙就是东东掏钱在东胜给配置的。这次我看到红红的假牙也没了,那又该东东置办了吧。东东说:红红在库上打工每月挣800元,食宿库主包。但吃得不怎么样,常常清水白菜,难得有肉。虽然经常打鱼,可打鱼的人,倒是没有鱼吃。这也不确,上次我们来钓鱼,红红们就吃了我们的烤鲫鱼,还一个劲儿说:香······要说东东,也是个指苦为生的人。前几年厂子转制,他和工友分得一个小铺面,合伙卖医疗器械,因为市场有限,勉强维持着。
        还是说钓鱼吧。我和伊和兄打出海竿后就用手竿钓那两个窝点。一上午,我挂了不少麦穗,还挂了一条瓜子鲫。倒是三把海竿鲫鲤草均有斩获。伊和兄7·2米手竿得小鲤一条,海竿获双鲫一次。

七月中·风雨夜 - 清风岛主 - 清风岛主的博客

不出所料,此地不是鱼路——鞭短莫及。路在何方,路在水中央——那海竿的电子铃不时响起,叫人踏着美妙去收获。这不,东东的铃响了,他一跃而起,裸奔而去,退座、扬竿、挑线,优雅地摇起线轮来:“大家伙······我的竿一般不上,要上就上大家伙······别抄,扬沙把它赶回去······再扬······”扬来扬去,那鱼也得上岸。小徐用大抄网在浅滩扣好鱼,拖出。“一帆风顺”提起了那鱼。期间我一直在拍照。东东又说:“这鱼瞎眼了,咋就不去两位老哥的竿子上呢,真是瞎眼了!”我倒不能这么想。谁上鱼都一样,一样高兴,况且鱼不是都归到一个鱼护了吗,谁吃到哪条鱼还不一定呢——哈哈。我没有为东东拍照。东东说:“你偏心,你几次都不给我拍,就给他们拍!”我说:“你看看你,你就穿着一个小裤头,丁丁蛋蛋的······”他真的看了一下,的确不容乐观。

 

七月中·风雨夜 - 清风岛主 - 清风岛主的博客

 

七月中·风雨夜 - 清风岛主 - 清风岛主的博客

 

七月中·风雨夜 - 清风岛主 - 清风岛主的博客

 

七月中·风雨夜 - 清风岛主 - 清风岛主的博客

 

七月中·风雨夜 - 清风岛主 - 清风岛主的博客

        其实,钓鱼本属一项体育运动,且又在水边。不论参加这项水陆运动的运动员穿什么运动服,拍几张运动照都是正常的。而况又是金牌得主。下次吧。

        土豆烧羊肉早已用库边的干柴烧熟了。我开吃,他们开喝,其乐融融······

        我和伊和兄回帐篷梦周公了。这两天南方闹台风,就有了南北对流的天气。这不,阴云漫布半天了。气象预报说今天有大雨,明天有暴雨。下吧!入秋没有下一滴雨了。“春旱收,秋旱丢”啊。东北风刮着,帐篷里挺凉快。外面的铃声还在响······

        凉快到下午3点,东东就叫来红红,开快艇送我们到对岸钓。虽然是迟到的“礼物”,那又是一片心啊。同时,东东还给我拿了他的龙王恨蓝鲫一袋,说:“你上次用这个挺好。”可不是么,可我包包里的确没有“这个”了。东东的东西就是全。上午,伊和兄就喊:谁有太空豆?东东有;谁有串钩,东东有么!有一次我整理鱼包漏带海竿插座了,就是用的他的——

        看看天气,还有些允许我们露天垂钓的意思。俩人就被搬到了对岸。分别打下几把老玉米,便开始各施手段。我把上午的乘饵也打了下去。和了一“坛”蓝鲫加鬼鲫开钓。

        在“比较大”的水库钓鱼,聚鱼是要费时间的。到5点多,鱼来了。上两条2两鲫后,我给伊和兄送了点我的饵,让他试试。他还没有开竿。回来又钓了两条,感觉大鲫要来。结果大雨来了。鱼,可以由人指挥,天怎么就不由人了呢。抬眼,有快艇向我们冲了过来。我们赶紧收拾。就听工友催促着、埋怨着:“这东子,没收拾好就让接!”的确,他受苦了。待我们返回对岸,我们都成了落汤鸡。我的钓鱼帽在中途也飞走了。

        回到帐篷,更真切地感受到了风雨飘摇的意思。风呜呜作响,雨点子噼里啪啦地往下砸。单层帐篷又开始漏雨了。加之浑身湿透,真叫人坐卧不宁。野餐是不可想象了,睡觉不也是个问题么?东东来电:“两位老兄到上游‘百亩鱼塘’休息,我和他们通了电话,安排好了。”这就叫瞌睡遇到枕头了:“你们也撤吧!”“我们再看看!”

        百亩鱼塘也是东东的“点”。住钓辎重多,他们常把锅碗瓢盆等等寄放在那里。

 

七月中·风雨夜 - 清风岛主 - 清风岛主的博客

        我们把东东买来的土鸡和香菇带到“点儿”上,交给了厨房。各自到简易客房休息。雨还在下。就催东东回来。直到饭熟的时候他们才回来,还带来了红红和另一个工友。东东又要来几样小菜和炒菜。大伙围坐在一起喝酒吃肉。红红可能早先就喝酒了,没牙的嘴不停地说:

        “东东,铁哥们儿······我就认他,其他人我不认!上次你们来,小某和你们要了80快钱,多了,我训了他一顿······今儿说好我请客,结果你们来这儿了······看不起人?下次来,请你们吃鲫鱼,一斤重的鲫鱼······”

        “好!鱼钱我们给。”

        “看看,还是看不起人么!东东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东东不来,你们来,照样款待·······”

        大伙儿交杯换盏,不亦乐乎。我不能喝酒,伊和兄也有休息的意思,我们就提前离席。

        风雨整晚没有停息。雨打屋蓬响,风吹四周响,窗前屋檐下不知有什么东西,被雨水打的在怪怪地响。醒来两次都是一样的声音。好在我们都回到了“点儿”上。当然,帐篷、渔具等等什物还在库边。不管他了。正如临睡前套间小徐和钓友说的那样:还是人要紧!不久前,半夜里一个钓友在帐篷入睡后,就发生过钓具被毛贼席卷而去的事情。

        4点多,再次醒来,就睡不着了。就摆弄相机,拍片片;

 

七月中·风雨夜 - 清风岛主 - 清风岛主的博客

               

                                           摆弄手机,往记事本中码字:

半日布窝正上鱼

东风带雨晚来急

躲进帐篷不管用

因为已成落汤鸡

又:

百亩鱼塘秋水清

农家设屋在池滨

借宿不为听风雨

几番敲得梦不成

        第四次睡着,却做了恶梦,自己喊醒了自己。想来事不过三,便罢睡。打伞出的门来,门前就是池水,水中有白红二莲,她们还在睡梦中。

 

七月中·风雨夜 - 清风岛主 - 清风岛主的博客

 

七月中·风雨夜 - 清风岛主 - 清风岛主的博客

        见半坡有一黑狗在打洞,感觉稀奇,便掏出相机,缓步力争近前,咔、咔拍了两个镜头。

 

七月中·风雨夜 - 清风岛主 - 清风岛主的博客

       那狗听的动静,转过身来,好像从来没有上过镜头,两眼瞪得铜铃般大,与我耽耽相向——猛听一声呼啸,直直扑将过来,生生吓我一跳。举伞直对,甩来甩去,且喝且退。直甩得那伞把拧了麻花——质量差啊,器不利啊——好在退到了停车的地方,就听到车里传来:“那狗不咬人。”呵呵,人和人的差距怎么就······要是东东在车上?

        东东呢?停车的场地没有了他的车。快7点了,说好是吃早点的时候。我拨通了他的电话:“你在哪?”“我在水库边。”“雨刚停就去钓了?”“我一晚上就在这里,哈哈······”“???”

        ······原来,我和伊和回客房休息以后。因为风雨大,整个水库钓鱼的人都撤了。有的回了家,有的分别就近寻找住地。百亩鱼塘就过来一些。本来没有多少房间,这下更无法拥挤了。东东和一帆风顺让出了房间。他们和红红回到了红红的住地。一帆风顺住了下来。东东不顾挽留冒雨下了钓场。他把四个帐篷的边角都用沙土又往严实压了压。取两条睡袋休息。其实也不能叫什么休息。我们在客房都休息不好,他在帐篷那纯粹叫风云作被,湿地为床了。期间风把一具收回但没有捆好的钓伞刮到了库中,那伞起先还是飘飘欲仙,当然是越刮越远,不一会儿就歪歪斜斜沉入库底。东东听得动静,又是赤条条跃起,一个猛子扎入库中——哪里去!那伞张牙舞爪,见水更增添了12分沉重,再加水的阻力,风的势力——但也叫他活生生地拉上岸来。上得岸来,极目天地,空无一人,展开双臂,栉风沐雨足足一个时辰······

        这时,他那一声哈哈还在我的耳际,后面还紧跟两字:“宽展——”

        真是:一展日月拥铁臂,独枕风雨钓秋波——宽展!

                                            07·8·30草就

 

七月中·风雨夜 - 清风岛主 - 清风岛主的博客

 

七月中·风雨夜 - 清风岛主 - 清风岛主的博客

 

七月中·风雨夜 - 清风岛主 - 清风岛主的博客

 

七月中·风雨夜 - 清风岛主 - 清风岛主的博客

 

七月中·风雨夜 - 清风岛主 - 清风岛主的博客

 

七月中·风雨夜 - 清风岛主 - 清风岛主的博客

 

七月中·风雨夜 - 清风岛主 - 清风岛主的博客

 

七月中·风雨夜 - 清风岛主 - 清风岛主的博客

 

七月中·风雨夜 - 清风岛主 - 清风岛主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84)|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