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清风岛主的博客

春天有春天的美丽 秋天有秋天的风韵 美 不在眼中 而在心中

 
 
 

日志

 
 

无定河——道是无晴却有情  

2007-11-18 15:04:34|  分类: 山水情(休闲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返程的时候,气温仍然是17、8度,天气仍然阴沉。因了天云地雾,视野不能开阔,而景物则突显层次。近处,柳墨绿,杨半黄,水湾白亮,牛羊闲散。层层向远,田园、树木、草地、山丘,远近高低,错落有致,由清晰到迷朦,神手妙笔,尽难点画。更妙处,看路途的尽头,朦胧中两旁的树头竞显物态,有的正对话,有的欲牵手;有的英俊潇洒,有的深沉老练;还会让你的脑海里奔出丰姿绰约、玉树临风等等词语······那动态、神态真是千姿百态,叫人迁思妙想,让人无穷遐想。天地造化,给你以层次之美,朦胧之美!
       而就在前天下午,在同一条路的去往的途中,我不知为什么没有了这样的心绪——是因为头晚那场深秋罕见的黑云动地,雷雨交加吗?
昨夜秋雷今连阴
行者又进雨幕中
满目迷朦遮不住
却道斜阳在心胸
     又:
一场秋雨一场凉
路途草木半枯黄
紫燕不知何处去
宁教旅人思南方
      这就是当时的心情,我收入了手机之中。
      穿云破雾,奔袭300里,下午4:30我们到达了钓场——无定河巴图湾水电站坝外下游段。此行5人中,伊和兄此前来过这里一次,说钓况不错。我们到来时,当地的小王已经在这里垂钓了两个多小时,获鲫鲤白条若干。他说,水电站每天11点开始发电,河水就涨,就好钓,你们来的正是时候。我们分别摆开阵势。钓位河宽约20米,深约1米。我坐南朝北,使5·4米手竿,用老鬼918统杀、底鲫和钓鱼王鲫饵为基料,加玉米面、白面、豆粉做糟食施钓。挂钩投饵,漂随缓缓流动的河水在移动。直至没入水中。我可是从来没有在河中钓过啊。再加铅!直到漂移1米左右,不再动露头为止。呵呵,这样的漂相就不好掌握了,但也不时钓些白条上来。偷空打入海竿一把,到收竿它也没有动静。伊和兄手海皆使,闻听频有所获。6点来钟,我突发奇想,双钩挂嫰玉米,向右侧靠南岸抛出,未几,漂徐徐入水,提竿中的。五人此役唯一的一条鲤鱼由我所获。是有心载花花不发,无心插柳柳成荫么?天阴,天就黑的早,在看不清漂的时候我们收工。
       二日6:40复来日前钓位,但见河水下落,河床裸露。移至靠出水口处,水深约50公分。钓一个时辰,不见动静。又折返无定河支流牧花沟靠沟口处。这里的水不错,手竿调漂深达4米多。钓两个时辰,只有随来的小王获几个白条小鲫。我们则一无所获。小王说这里可是钓出过20多斤大鲤的地方啊。这时沙翁也跋涉而来,相约再返更下游的张丰畔水库。
       张丰畔半日多,大家均有较好的收获。不过大都是大小白条。只是伊和兄上手不少4两多的鲫鱼。因为钓位的距离,我没能给他拍照,亦为一憾。倒是当地渔人撒网归来,让我有幸目睹他们捕获的5两以上的大鲫,令我赞叹。他们却说,一斤以上的鲫鱼有的是。还说,看这些人,咋这么有辛苦,给你们捞几网算了。可不是,据沙翁兄说,上次他们来,不知情中,人家就给他们捞出几十斤鱼来,让拿。他们千恩万谢,才婉言拒绝。捕鱼者连连说,唉,这可咋办呀······今次,我也领略了无定河边人家的淳朴与憨厚,他们不仅给我们指点水情鱼情,还帮我们搬运钓具;帮我们干炸我们钓出的白条小鲫,又分别送到各个钓位;摘来岸上的红星苹果让我们品尝······要知道我们都是一面之缘,令人想起“似曾相识燕归来”、“相逢何必曾相识”诸多古老的诗句,尽管他们有的不知道这些诗句。他们不知道的事情还有许多,如过去他们大都不知道如何吃鱼,不知道如何捕鱼,更不知道电鱼、炸鱼——现在他们看到了,是请来的外省的捕鱼人干的——捕不着,就电。看来,引进“人才”,也需德艺双馨啊。
        再说今天。7点,阴,间有雨滴。伊和兄有事先回,我和沙翁兄就近再到巴图湾电站坝外段试钓。头天来的钓位倒是没有露底,但只有一漂深吧。我选了靠出水口较远一点的偏中段,水位在80公分左右,流动着也在下降着。竿还是那把竿,饵还是那些饵,打吧,挨吧——快9点,沙翁坐不住,漫游到上游浅水处,来电问我怎么样,我说没大动静。他说他在那里和白条跳水上芭蕾。分明是在引诱人嘛!是的,鱼来引诱我了,就在我的面前,一条大鲤向右侧缓缓游动,又拐入中流。不信春风唤不回。9:30一条约2斤的鲤鱼终于得手。此后便开始与大鲫大鲤和白条们混战。至12时获大鲤3小鲤1,大鲫1,白条若干。由于三种野鱼争食,漂相紊乱,加之钓技实在难说,脱钩至少3次。一竿明显为大鲤,两竿好象是大鲫。中途我约沙翁来过瘾,可当他到来后,只有白条在和他跳了几回芭蕾,我则脱了那大鲤。此后,各色鱼等全部逃之夭夭。野餐罢,沙翁到北岸视察,在我的对岸,他看见了我摔过去的漂和饵,却不见鱼的踪影。不大不深的水面,鱼在哪里?他又到上游观测了一回,说有一处疑似鱼窝。我们一起走过去,南北对钓。他用嫰玉米,我用糟食。我下竿即中白条,又双飞频频。他也间或得鱼。只是所带玉米几下就用完了,发急。我说,你身后不是有一大片吗,他恍然大悟。大小白条闹的欢,摘鱼时它们也扑棱的格外欢。沙翁讲,你也笨!你把它们遛遛,呛呛水嘛。我虽未大悟,但如法炮制,十分奏效。这白条呀,你若想钓,让你一次钓个够!
       无定河,养育了“河套人”的母亲河,你从远古款款走来,流动着清纯,流动着深情,滋养着代代儿女。尽管在你的两岸曾经有过烽火狼烟,也留下了古代文人墨客的几许悲叹。但那只是长河的一瞬。就在我在你身边垂钓的时候,透过七彩斑斓的农田、果园,传来了秋虫与金鸡的和鸣,还有马嘶狗吠牛哞羊咩的声息。更没想到的是,不知你的哪一位儿女,竟把一曲信天游从远处轻轻地散落在了你的水面:


麻格阴阴的天气呀没有一点风
想起那个妹妹就由不住唱两声

无定河两岸稻菽瓜果实在香
单等我那妹妹你来偿上一偿

你要是想吃鱼儿哥哥下河给你拿
管叫妹妹你来到这里再也不想家

  06·9·25草草前日

  评论这张
 
阅读(46)|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